明史演义

  《明史演义》(即《明史通俗演义》)为《历代通俗演义》之一。共有一百回,自平民皇帝朱元璋开国,终至明思宗殉国,经历276年。朱元璋应运而兴,不数年即驱逐元帝,统一华夏,好不容易将当时的外族赶出中土,却又怕不断的骚扰,只好将长城筑高筑厚。也唯有此时,出现一位七次下西洋的郑和,带着当时的最高科技,庞大船队大大宣扬明帝国的势力。全书文笔流畅,故事生动。作者蔡东藩(1877年-1945年),浙江萧山人。

展开阅读
第一百回 乞外援清军定乱 覆半壁明史收场
却说费宫人刺死罗贼,便即自刎,贼众排闼入视,见二人统已气绝,飞报自成。自成亦惊叹不置,命即收葬。太子至周奎家,奎闭门不纳,由太监献与自成,自成封太子为宋王。既而永、定二王,亦为自成所得,均未加害。当时
第九十九回 周总兵宁武捐躯 明怀宗煤山殉国
却说怀宗令群臣会议,意欲亲征,偏有一大臣自请讨贼。这人就是大学士李建泰。建泰籍隶曲沃,家本饶富,至是以国库空虚,愿出私财饷军,督师西讨。若非看至后文,几似忠勇过人。怀宗喜甚,即温言奖勉道:“卿若肯行,
第九十八回 扰秦楚闯王僭号 掠东西献贼横行
却说田贵妃所着绣鞋,上有“周延儒恭进”五字,顿时恼动天颜,拂袖出去,即有旨谴谪田妃,令移居启祥宫,三月不召。既而周后复侍帝赏花,袁妃亦至,独少田妃。后请怀宗传召,怀宗不应。后令小太监传达懿旨,召使出见
第九十七回 决大河漂没汴梁城 通内线恭进田妃舄
却说陕督傅宗龙,惨死项城,全军覆没。项城孤立无援,怎禁得数十万贼兵?当即被陷,阖城遭难。贼又分众屠商水、扶沟,进陷叶县,杀死守将刘国能。国能就是闯塌天,初与自成、汝才结为兄弟,旋降官军,为汝才所恨,遂
第九十六回 失襄阳庸帅自裁 走河南逆闯复炽
却说熊文灿既收降张、罗二贼,余贼胆落,湖、广、河南一带,稍稍平静。文灿遂上言“兵威大震,潢池小丑,计日可平”等语,怀宗优诏报答。至洪承畴调督蓟、辽,孙传庭无辜下狱,关、陕中失两统帅,张献忠遂密图自逞,
第九十五回 张献忠伪降熊文灿 杨嗣昌陷殁卢象升
却说卢象升奉诏入卫,至已解严,适宣、大总兵梁廷栋病殁,遂命象升西行,总督宣、大、山西军务,象升受命去讫。惟自崇祯三年至九年,这六年中,阁臣又屡有变易,如吴宗达、钱象坤、郑以伟、徐光启、钱士升、王应熊、
第九十四回 陈奇瑜得贿纵寇 秦良玉奉诏勤王
却说孔有德等北走旅顺,偏被一舰队截住,当先一员大将,乃是岛帅黄龙。有德令毛承禄、李应元等,上前迎敌,自与耿仲明东走,投降满洲。毛承禄等敌不过黄龙,均被击倒。应元已死,承禄尚未毕命,当被黄龙生生擒住,押
第九十三回 战秦晋曹文诏扬威 闹登莱孔有德亡命
却说三边总督杨鹤,专事招抚,如王左挂等一班盗目,概令免死。左挂复叛,后乃伏诛。鹤复招降神一元弟神一魁。一元陷保安,为副总兵张应昌击败,受伤身死。一魁以弟承兄,代领贼众,寻为总兵贺虎臣、杜文焕所围,弃城
第九十二回 中敌计冤沉碧血 遇岁饥啸聚绿林
却说袁崇焕被系诏狱,实堕满洲太宗的反间计。崇焕抚辽时,曾与满洲往来通使,有意议和,嗣因两造未协,和议乃破。朝中一班大臣,全然不识边情,统说是和为大辱,有战无和,此次满兵到京,反诬称崇焕召他进京,为胁和
第九十一回 徐光启荐用客卿 袁崇焕入援畿辅
却说怀宗用枚卜遗制,采得钱龙锡、李标来、宗道、杨景辰、周道登、刘鸿训等六人,同时入阁,总道是契合天心,定可得人,哪知来、杨两臣,系魏阉余党,景辰且曾为《三朝要典》副总裁,一经授职,廷臣已是大譁,后来交
第九十回 惩淫恶阖家骈戮 受招抚渠帅立功
却说怀宗嗣位以后,当有人弹劾魏、崔两人。崔呈秀已经罢官,那魏忠贤亦被廷臣纠弹。工部主事陆澄源,首先奏劾,次即主事钱元悫,又次为员外史躬盛,还有嘉兴贡生钱嘉征,更劾忠贤十大罪:一并帝;二蔑后;三弄兵;四
第八十九回 排后族魏阉谋逆 承兄位信邸登基
却说天启六年三月间,有辽阳人武长春往来京师,寄迹妓家,好为大言,当由东厂探事人员,指为满洲间谍,把他拘住,当由许显纯掠治,张皇入奏。略说:“是皇上威灵,厂臣忠智,得获敌间,立此奇功。”长春并非敌间,就
第八十八回 兴党狱缇骑被伤 媚奸珰生祠迭建
却说魏忠贤既除杨、左诸人,遂拟力翻三案,重修光宗实录。御史杨维垣,及给事中霍维华,希旨承颜,痛诋刘一燝、韩、孙慎行、张问达、周嘉谟、王之寀,及杨涟、左光斗诸人,请旨将《光宗实录》,续行改修。又有给事
第八十七回 魏忠贤喜得点将录 许显纯滥用非法刑
却说万燝受杖阙廷,昏绝复苏,又经群阉任情蹴踏,哪里还保得住性命?阉党将他拖出,由家人舁归京寓,不到数日,便即去世。哪知忠贤又复矫旨,饬群阉去拿御史林汝翥,依万燝例惩治。这林御史系叶向高族甥,尝巡视都城
第八十六回 赵中丞荡平妖寇 杨都谏纠劾权阉
却说朱燮元接着家报,系是父殁的讣音,燮元忠考性成,自然悲号不止。当由众将上前劝慰,才行停泪,即上疏乞归居丧,熹宗不得不准,特命偏沅巡抚闵梦得继任。奢、安两酋,因部众凋零,暂拟休养,彼此按兵不动,且至后